Share this post on:

§31.1 失窃

“周教练吃完晚饭就去机场啦。”罗总背着手在阶梯二教室的讲台上踱步,“他还给我们留了一套试卷,我打算过几天再用来测试一下,改个分,看看大家的真实水平如何。”

云杉插嘴道:“那为什么之前的九套卷子没有助教批改服务呢?”

罗总回了个白眼。“你以为改卷不要钱的啊?!要我改卷,可以。但是得加钱咯。——差点忘了,说到考试啊,化学会终于把我们国初的准考证寄过来了。现在我念名字发一下。”

莫云端详着这张淡黄色的纸片,有些神经质地来回确认上面的个人信息。钼只是看了两眼就把它放进书包的夹层里。他担心准考证被弄皱,就翻开《无机化学》的封面,把准考证夹了进去,放在抽屉里。

“接下来一直到国初,也就是九月的第一个周六,大家都停课在这里自习。每天我给你们发一套国初真题,多出来的时间大家就看看书,好好复习哈。”罗总发完准考证就溜了。

阶梯教室里又回归自习的安静。只是偶尔郭老师手气拍落,一阵噼啪声后,教室中就弥漫着蚊子被电蚊拍烧焦后的气味。

“总所周知,阶梯二的空气是由蚊子组成的。”下课买夜宵时,郭老师无奈吐槽。

钼接过话头:“这几天蚊子是越来越多了。阶梯二确实不如隔壁阶梯一舒服,能申请换教室吗?”

“想太多了,”郭老师摇头,“我去办公楼看过了,这两天阶梯一似乎开什么会,然后还有数竞物竞停课的同学要用。总之我们就得老老实实在阶梯二待到国初后了。”

距离国初不到两周,莫云想抓紧时间把今天的试卷做完,挤出时间多看会儿书。于是他吃完晚饭,六点半不到就回到阶梯二。

他是第一个回到教室的,也第一个看见教室里一片狼藉。大家桌面上都像是被大风刮过,草稿纸和试卷到处都是,笔也有不少掉落在地。

“哪个缺德的把阶梯二翻了一遍啊?!”莫云骂道。空荡荡的教室没人回应,他还是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查看具体情况。结果更令他火冒三丈:大部分化竞用书不翼而飞了。这些大学教材价格不菲,光是一排座位上的书原价就近两千。莫云没多想就从裤兜里拿出手机,准备要拨110报警。

等等,学校门口有保安有派出所的民警,这贼怎么能大摇大摆把这些书都卷走?可能其中有什么误会吧,他越想越怪,暂时放弃拨号,而是在化竞群里发了消息:“大家放在阶梯二的书不见了,有空的同学马上回来清点一下!”

罗总几乎是秒回:“你的意思是,阶梯二进贼了?”

钐的反应也挺快,“我现在就回去。”

第二个回到教室的却是锌钡白。显然他没看到QQ上的消息,边喝着绿豆沙边慢悠悠地走进来,还被莫云这副反常模样吓了一跳。

“你看下,你的书还在不在?”

锌钡白对此报以一句国骂。

同学们陆续回来,二十几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失。一时间教室里像是诉苦大会。

“离国初还有不到两周,**的,怎么复习啊?”

“我的书和笔记都没了,***!必须逮到这小偷!”

“把课本放在不上锁的教室,是我们大意了。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再在这里叫也无济于事。”黄稳每次离开教室都会把书带上,在这场风波中只丢了一些笔和草稿纸,因此最先冷静下来。“现在我们应该想怎么抓贼。”

“对的,越早行动,能追回这些书的可能越大。”莫云的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我还是觉得这事不对劲,罗总怎么说?”钼问。

“他只在群里说了那句话,现在还没见他发消息。——我们也没必要等他了,现在就去调取监控,这一个小时内进出现场的可疑人员应该不多。”

§31.2 措手不及

看完人去室空这一个小时的监控并不困难。嫌疑人的身份几乎是被立刻确定下来:并不是预想中的校外人员,而是物业的保洁员工。此人拎着扫帚和簸箕进了教室准备打扫,看见一排排座位上的书本,思考片刻便离开。随后拿了一个蛇皮袋进了画面,将桌上的课本尽收囊中。可惜视频画质很差,无法辨认清其样貌。

莫云真的想一拳砸在桌上,“搞错没有?怎么是保洁把书收走了?”他还是忍住了。

“监控你也看了,事实就是这样。”罗总揩了脸上的汗,“学校方面答应帮我们找这位清洁工。但是你也知道,他们的清扫的范围不是很固定,还得一个个问,这个点估计也换班了……总之我也不能保证一定能找回来。你们先回去自习吧,我再问问别人。毕竟也不是什么小数目了!”

“老师说得有道理,先别生闷气啦。”钼也来安慰。

一行人从前门回到阶梯教室,映入眼帘的就是二十几张沮丧的面孔。冷静下来后,大部分同学都不再愤怒,毕竟这无济于事。但这次意外还是给他们很沉重的打击,却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高一的化竞课本来就是穿插在正常课程中,只有暑假才能恶补一番。即便如此,罗总也没能在外出培训之前将1、2和13族元素的性质给讲解完毕。已经完成的过渡金属元素和14到18族元素,还是浅尝辄止,根本不至于应付国初。要想获得一个好的成绩,只能靠这来之不易的十几天时间多看书做题。

丢失的课本可以再买,丢失的笔记却不能找回。就算马上网购新的教材,运输所用去的也是本就不宽裕的时间。对他们而言,能够马上追回教材是最好不过了。

于是沮丧的面孔上放出了期待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三人身上。可惜他们并不能带来好消息。

钼摆摆手:“罗总说,大家先把今天该做的国初真题做完吧。”

和前两天试题很快被领完不同,今天的卷子半天才被拿走一份。钐来拿卷子时还特意问了句:“有什么消息吗?”

“消息就是罗总让我们自习。”莫云刚刚在看着讲台上的卷子发呆,一时没能理解钐这句含混不清的问题。

钐有点急躁:“钼说过的话你用不着重复一遍吧!”

“反正一时半会处理不好,”莫云没敢乱说,“反正现在做题按着考试的要求来,暂时不需要课本吧?”说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清点过损失?莫云也随手抓起一份卷子回到位置。

草稿纸是被那贼卷走了。又想起自己准考证夹在那本《无机化学(第三版)》中,放眼望去没有那标志性的暗红色封面,恐怕也遭了毒手。,计算器好像还在……等等,计算器怎么只剩保护盖了?他翻遍座位也不见,顿时怒火中烧。

这下不仅不能安生做题,连国初都快参加不了了!莫云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这个时候还能补办准考证吗?要是不能补办,后果是可以想象的,也不需要他继续往下想。

“怎么了?”钼见到莫云正手忙脚乱地翻找,关切地问。

莫云没顾得上回应,他正费劲地钻进桌子底下,又爬起来,还是没看见那张淡黄色的纸片。“坏了,我准考证也丢了。”

女孩也吃了一惊:“怎么连准考证也……”

“我把它夹在无机课本里面了。”莫云摇头,倒是镇定下来。“我现在就去找罗总,让他联系化学会。”

”准考证你都弄丢了?“隔着屏幕莫云都能感受到罗总的不快,他赶紧打字解释。

”原来是夹在丢了的课本里面……好吧,准考证这种东西还是应该注意保管!“教练马上接了一句,”应该过几天就能拿到新的,不会影响国初。“

”多谢老师!“莫云总算松了口气,只觉得这四个字不足以表达自己诚恳的态度。然而后面罗总发来的消息又让他的心提了起来:

”对了,清掉教室里面书本那位清洁工找到了。她说,她以为这些课本都是不要了的,就全都清走了。后面怎么处理的她不清楚,大概是被那些家属区的保洁当成废品卖掉。“线索到此断了——如果他们不嫌麻烦,跑到学校的家属区挨个问,也许还能找到那个处理废品的清洁工。然而,即使他们能问出个究竟,也赶不上那辆运走废品的卡车。这些资料大概是无法全部追回,如果莫云运气足够好,也许会在绿城某家旧书店的货架上看到其中的一些。

海水在潮退时会卷走一切能被带走的东西。莫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生活的潮汐并不如它的喻体那样有规律可循——也许毫无征兆的巨浪会在下一秒出现,再带走什么更加珍贵的东西。这个想法让他不寒而栗。

试题还静静地躺在那里,跟刚印出来没什么两样。莫云皱着眉头闭上眼睛。浪费了一个晚上,但他对此毫无办法。那位”窃书者“显然不会关心多少天后会有一场国初。

5 Comments

  1. Avatar Jack Mo

    评论备份:

    2022-01-17 at 10:01, by Sweetlemon

    “也许毫无征兆的巨浪会在下一秒出现,再带走什么更加珍贵的东西。”

    要刀了么 /惊恐 /快哭了

    ——-

    > 2022-01-17 at 11:26 下午 by Jack Mo
    >
    > 还早着呢(大概
    > 提前埋个刀子在这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