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on:

从绿城东站一直到南昌西站,动车上消磨了七个多小时。大家就又被大巴拉到培训的酒店,只能透过车窗一瞥黄昏时的赣江。

原本罗总并没有让化竞组在南昌逗留的计划:他们本应该在8月1日赶回绿城,紧接着某尖的培训、桂省化学会的培训——暑假就这样结束。不过那时离他们第一次国初也不远了,罗总又把XES的周教练请来敦品中学,给他们上一周课,然后停课冲刺两周。

但是某尖的培训居然因为一个不可抗力的原因取消了:中央气象台发布了台风预警,预计今年的第X号台风将会在八月初影响桂省。本来已经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暑假居然就这样被打开一个缺口,四五天的时间足够莫云喘口气、回一趟珠城了。

南昌不愧是中国四大火炉之一,整整七天滴水不落,一直维持在近40摄氏度的高温。莫云溜出酒店去买一包抽纸,就给热得汗流浃背。好在酒店的空调比较给力,整理东西并不是特别费劲。

今天下午两点前就得收拾铺盖走人,七星机构还有下一批学员得在这里培训,近乎无缝衔接。蓝老师没办法,只得联系了南昌西站附近一家酒店,下午就转移到那,第二天再乘车回绿城。

离两点钟还有七十分钟,大家一早就退了房,此刻都挤在蓝老师的房间里面暂时休息。钐毫不犹豫地坐在他的旅行箱上开始打游戏,此举一呼百应,马上就有另外九个男生开始跟着大声喊叫,战况激烈可见一斑。

莫云还没吃午饭,却又没啥胃口,拿出手机点了一杯奶茶,就走出房间透气。

没想到钼也在走廊上站着,身边的旅行箱大得和她娇小的身躯不成比例。她倚着门框,在专注地看着手上的中级有机化学,仿佛房间里面十人开黑打团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察觉到莫云走出来,她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过了两三分钟,钼都没有翻页,眼睛只是看向手中的书,不知神游到了哪里。

“点的奶茶还要一个小时才到,那时候都要出发了吧?这酒店也是挺偏的。”莫云开始没话找话。

钼猛地回过神来,“啊……你点了奶茶吗?我好像没看见你吃午饭。”她把一绺头发撩到耳后,笑了笑:“没事,就是看到这情景,有点flash back,想起一点过去的事情。”

莫云颔首,他也有些好奇,但也克制住没多问。

似乎是想多少弥补一下自己刚刚的失态,钼又把截住的话头接上:“你回绿城以后怎么安排?”

“也没什么打算,就是回珠城,见见老朋友们吧!”

“听说那几天珠城也要受台风影响啊,你还是要注意安全。”钼一脸关切。

莫云最后还是没能等到他的那杯奶茶。

还没到两点,蓝老师就赶忙把人数点了一遍。酒店电梯运力有限,在楼梯间把行李从五楼搬下去,对这群孩子不算是一件轻松的活。

钼拖着她那大得过分的箱子,在楼梯前犹豫了一会儿,蓝老师的催促马上追了上来:“大家别磨蹭,准备出发了!”

刚下了一层楼,女孩的额头上就全是细汗。莫云的箱子不算很重,自己也觉得再提一个也不是问题,就快步上前:“要帮忙吗?”

“不用了…谢谢!哎,我说不用了……”

莫云的手已经搭在握把上,一用劲,小臂上的肌肉都鼓胀起来。钼的箱子沉甸甸的,看上去不只装了换洗的衣物,还用竞赛书和练习塞满了。

“没事没事,”莫云勉强咧嘴一笑,“这样快一点嘛!”

同时提两件行李很是吃力。“你这箱子里装的不会都是书吧?”莫云感觉自己都被拉矮了一截。

钼不好意思地点点头。“真是麻烦你了——小心!”

莫云疼得龇牙咧嘴。这楼梯突然有一级特别高,直接让他踩空崴了脚。他甚至能听到自己脚上清晰的“咔嚓”声。这下完了,耍帅不成还丢了人。

女孩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扶起要摔倒的莫云,结果手忙脚乱中把莫云抱住了。

好在此刻楼梯间里没人,要是被看到两人拉拉扯扯,可就解释不清了。

“抱歉……”钼的脸一下子通红。

莫云有些尴尬:“不是很严重,用不着这样……”他挣扎地站稳,用力的时候感到脚上正在充血肿胀,但是撑到楼下上车不是问题。

于是莫云笨拙地继续下楼梯。钼红着脸慢慢跟在后面,毕竟她也没办法把这些东西搬运下去。

“嘶……”好不容易把箱子拉到大巴前,莫云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用一只脚跳着上了车。

车开出没多久,郭老师就开始和蓝老师讨价还价。“反正这次有个半天时间,不如带大家去转转,毕竟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罗总也是同意了的。”

蓝老师的声音似乎有些为难:“也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啊!而且我也有些事情要办,让你们自由活动又不放心。”

“这有啥,我们跟家长说一声,父母同意就行了。”郭老师直接把安全责任从蓝老师手中夺过,“今晚一定按时回到酒店,您去点名不就行了嘛……”一番交涉,蓝老师同意了组队自由活动的方案,只是需要晚上九点点一遍人数。

车上的气氛还是令人昏昏欲睡,然而校化竞群里面,大家开始热烈讨论这半日游的目的地。要去滕王阁的人数不少,只想找家店吃火锅的也很多。但是显然莫云哪都去不了,要不是鞋带系紧了,准能看到自己肿起的脚。

汽车绕了南昌城一圈,快三点时到了南昌西站附近。酒店大堂瞬间排起了长队,他们都找好了自己室友,但莫云本就没几个熟识,总不能跑去和钼一间房吧!

等到长队只剩一两个人时,蓝老师才察觉到独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莫云:“你也是没找到室友吗?”

莫云点头。“嗯,这里也有一个‘单电子’,正好和你一间房。”蓝老师忙招呼角落里的那个男生过来。“赶快办好入住去休息吧!”

那男生看上去约莫比化竞组大部分人都小一岁,白白净净的,带着圆框眼镜,自来卷的头发梳得很整齐。办入住时,莫云注意到他的身份证上的名字:柳橙。

这便是那个比莫云他们都低一个年级的化竞特长生了。听说还有一个叫燕翔的,之前应该还和他一个房间,怎么又找不到室友了?

也有可能只是小朋友之间闹矛盾吧。莫云摸了一把鼻子。

2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