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on:
第4题 (12’)命题人:柳橙
放射化学是一门研究放射性物质及其原子核转变过程相关化学问题的化学分支学科,其开创于上个世纪,至今仍在不断发展.我国的放射化学发展始于1924年,师从居里夫人的中国留学生郑大章自巴黎镭研究所居里实验室归国,第一次带回了放射化学这门学科.并在当时的国立北平研究院建立了中国的镭学研究所.郑大章等人通过研究铀系及镤系元素的放射化学,初步取得了一定成果.自此,我国的放射化学开始发展起来.
本题是关于放射化学的几个问题。
4-1 铀系是三个天然放射系之一,因其及该系其它核素的质量数均满足“4n+2”(如238U:A=59*4+2=238),又称其为“4n+2”系.其衰变过程从238U开始,到稳定的206Pb结束.右图为天然铀放射系的一个片段.
写出238U衰变生成226Ra的衰变方程式。
4-2 放射性衰变分为α衰变、β衰变、γ衰变,其中β衰变又分为β+、β-衰变以及(K层)电子俘获。
 4-2-1 已知234Th能发生β+、β- 衰变,分别写出其衰变方程式。
4-2-2 试从中子的角度解释何种核素可以发生β-衰变,何种能发生β+衰变。
4-3 已知目前自然界中238U:235U=138:1(摩尔比率),238U的半衰期为4.5x109 a,235U的半衰期为7.1x108 a。求20亿年前,238U与235U的摩尔比率。

汾河缓缓穿过城市的中轴线。天色还早,夏至前后的夜晚总是来得很迟。

“我把一道物化计算题推给柳橙出了,反正他自己也说自己很想帮上忙。”

“唔……他的物化计算好像学得不错。如果我没记错,你还剩六道题吧?”

“是五道,我中午又整好了一道题。”钼笑着纠正,“今晚好不容易能出来啦,就不谈这些琐碎的事情了吧!”

钼今天没有把头发束成马尾,一头青丝浸透在余晖中。为了出来她似乎特地换了件衣服,白底蓝领的短袖,在女孩身上有些宽松,却很是眼熟。莫云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便是珠城的中学夏装上衣,只不过钼把校徽从上面裁掉了。

莫云嘴角上扬,他想起两年前那个傍晚,面前这个女孩就是这样一副样子,腰间还扎着一件冬装校服外套,在晚霞的映衬下骑车远去,直到消失在路口。

那时候的自己肯定想不到,有这么一天,距离家乡两千公里的街头,这个女孩站在身边,用她一成不变的清澈眼神看着莫云,而不是那个自行车上被风吹得模糊的背影。

那年她是甩开自己一大截的年级第一,莫云是在她后面亦步亦趋的万年老二。但是昨天晚上的成绩分析会上,莫云十次考试的平均分居然和钼相同,并列在一个不错的名次上。

罗总得知后非常高兴,胜券在握的样子好似已经拿到了两块金牌。即便政策比去年更加困难,两人也能以近乎保送的方式,进入P大的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

这就够了,莫云心想。金牌这种多少要点运气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不知道五中这两年又什么变化。”

莫云吓了一跳,自己不是思维透明的三体人吧?

“最近有点怀旧,就把这件旧校服拿出来穿上了。”钼撩开几绺粘在额头上的头发,“现在想起来,还是初中那会儿比较自在。”

“初中时关于你的那些传言,是真的吗?就比如,你好几科的作业经常没写……”莫云试着问道。

钼不置可否:“嗯,也不能这么说。我是在被敦品中学录取以后才慢慢不写题的。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外地生,当地中考成绩不算数的。”

“其实最早是绿城凤翎中学来珠城招生,但是不知怎么没有通知到我。后来他们决定也给我offer,我和一些学奥数的同学就和他们碰头了。堂堂招生办,居然在一间酒店的房间里偷偷摸摸搞这种东西,好像见不得光一样。房间不大,我们要在酒店的走廊里面等,分两批进去。”

“那段时间打传队重点查酒店,”莫云打趣说,“你们要是运气不好就挨请喝茶了吧!”

“那要看是在教育局还是公安局了——几个考得好的先进去谈妥当了,我问过他们,都被分到了重点班。我和剩下几个没考好的一起进去,本来心里就憋了一口气。进了房间看到那人油头滑面,还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就很抬杠地问了一句:能不能保证把我们分进重点班?

“他就开始打太极,想要糊弄我。我等得不耐烦了,直接就站起来,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杨某另有打算,告辞!我觉得我当时迈步出门的背影一定很帅。别人唯唯诺诺生怕挤不进去的名校,我说走就走,根本不稀罕。”钼说到这里笑得很张扬。

“再后来呢?”

女孩的脸上少有地浮现一丝叛逆的神色。“当晚那家伙发短信给我爸,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没有解释清楚?我爸还有点想和凤翎修补关系,小孩子不懂事道个歉就完了。但是我坚决不去,我说过半个月还有一场敦品中学的招生发布会,到时候再说吧。他当时就发火了,你什么意思?我说我就这个意思,女儿一直拿年级第一,还怕没有地方去不成?通知不到位不是我的问题,凤翎却这么不把我当回事,我也就没必要给他们脸。”

钼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剩下的部分莫云更加清楚。

敦品中学特地选了五星级酒店的会议室开会,到场的除了应届初中毕业生,还有一大群各个年级的家长。和凤翎中学地下活动一般的见面完全不同。

屏幕上投出了对优秀生的优惠条件,从自招考试降十分到四十分不等,最下面的一条:成绩足够优异者可直接录取。

答疑时教务主任和两位教练被围得水泄不通。莫云正在排队等着向教务主任咨询一些问题,结果听见一个清脆的女声:“我是珠城五中的杨牧辉,这是我初三以来的月考成绩。”

不卑不亢,却充满自信。旁边的家长小声对自己孩子说了一句什么,“五中的年级第一,杨牧辉?就是那个女生?”

然后就是人尽皆知的消息:钼被提前录取。以至于轮到莫云报出自己是万年老二时,教务主任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一个是第一,一个第二,有意思有意思!”莫云也被录取了。

“那边好像是游船码头?”莫云抬头望去,确实在不远的一个湖心岛边上停着几艘船,好像还有几个穿着C机构T恤的同学也在那边。他们似乎发现了穿着同款上衣的莫云,毕竟那个印在上面的logo再明显不过了。

“正好还差两人,一起?”几个男孩早已在船上,看上去很高兴,大概是碰到竞赛同袍的缘故。

甲板到码头还是有一步多远,在汾河的水波中上下浮动。莫云体育中考立定跳远拿了满分,这点距离根本没问题,但钼却皱着眉头,似乎想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再迈步。

莫云哭笑不得,“你跳过来不就行了,大不了我拉住你,掉不下去的。”

钼咬着下唇,终于下定决心,但落到甲板上还是重心不稳,莫云忙一把抓住她的左手。船舱里面响起几个男孩善意的哄笑,女孩的脸唰地红了。

之前你拉过我一把,这回扯平了。莫云暗想。

船缓缓开动,莫云忽然有些恍惚。他曾乘船穿过维多利亚港的夜景,也曾在北部湾上的风浪中颠簸,河流上的游船不应该晕船才对啊。

几个男生讨论游戏和竞赛,有点聒噪,船舱里也有点闷热。但他还是希望这船能一直开下去,开到黄河,顺流而下,沿着大运河,直达五个月后两人约定的西湖之畔。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

谁谓河广?一苇杭之。在这个很难被地理环境隔离的时代,这行古老的诗句里面很难再读出可望不可及的悲哀。但河对岸总是能到达的,正如眼中河岸葱茏的绿树,总是能看得到也能去得到的地方。

晚霞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敛了光芒,天色渐暗,晴朗的天空呈现一种类似酒石酸铜的绛蓝色。

莫云感到钼扣紧了自己的手,十指交织。他很难回想起两人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暧昧的关系,也许是定下第一个约定的那个冬日?又或许只是去年南昌那个烈日炎炎的下午。

5 Comments

  1. Avatar Jack Mo

    读到这一章我想起一位学长,他的名字里也有“杭”字,他指导我走过了好一段竞赛的岁月

    还记得他们高考前一段时间我还向他咨询高三特训班的生活,现在接近一年过去了呀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