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on:

莫云觉得头晕眼花。凌晨三点半睡,本以为一觉能睡到九点钟,像上次一样被助教姐姐叫醒,结果只睡了不到三个小时。

他不敢起来自习,只是起身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又把多余的枕头叠在上面。然后满意地看着床单上一方阴影,一头栽进去。

用被子挡住阳光,却又不至于闷得难受,还可以再睡一会儿。但半小时后掩体就失效了——只顾头不顾身子,迟早被烤熟。

餐厅里没几个人,看来“与会学者”们都还没起床吃饭。餐厅里面是普通的婚宴摆设,一张张圆桌上铺着的桌布一天一换,现在看起来倒还算整洁,只不过莫云到现在都没搞懂:都是自助餐了,桌子中间还摆一个玻璃转盘是什么用意。墙边摆着一盘盘自助早点,牛奶和豆浆都还冒着热气。

莫云一向不喜欢在早餐时吃肉,照例取了三个奶黄包两个馒头,来到饮料桌前想了想,接了一杯豆浆。牛奶都是奶粉兑水,味道只能用鼻子闻,不能用舌头尝了。

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莫云便盯着杯口氤氲的水汽犯困发呆,眼镜片上也蒙了一层白雾,以至于他几乎没有注意到桌对面的人影。

“早啊,”钼的声音传来,“起床这么早?”

莫云忙摘下眼镜,只看到钼捧起玻璃杯喝了一小口,不知是牛奶还是豆浆。他用上衣下摆擦了擦镜片,“确实,早上阳光灿烂,当然起得早。”

似乎是被烫到,钼放下了杯子,“哈……今天也是好天气呢,”她似乎意识到莫云话里有话,“喔,你房间的确是……”

“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莫云开始解决自己的那份,钼一怔,也动了筷子。她面前摆了拿了两碟早点,甚至还有甜品桌上拿的一碟冰镇西瓜,看来是把所有桌子扫荡了一遍。

莫云没花太久时间就吃完了早餐,一边慢慢喝着豆浆,一边看着面前这个正在细嚼慢咽的少女。她今天穿的是15班去年校运会时的班服,饼黄色的底子,左胸口用双螺旋和键线式画上了“15”这个数字。

钼给盯得不好意思了,抬头看见了莫云的空盘子:“吃得这么快,你不会饿着肚子上课吧?”

“我吃得本来就不多,”莫云笑道,“我倒是担心你不能赶在八点半前吃完。”

钼终于吃得差不多了。“吃自助就是要敬业一点,你吃这么少就是便宜了酒店。……你为啥等我这么久不去自习?”

“去了也是白去,昨晚失眠,到了教室容易犯困。”莫云抓起书包,“那就一起去自习吧!”

“我昨晚也有点熬夜了,”钼用纸巾轻轻擦嘴,“钐不知道为啥,突然想起来要给下一届化万部命题了,我就找文献找到一点。”

一点就能睡,算是好的了……莫云却还是强颜欢笑:“这次是你自己命一套卷子吗?”

“对啊,这个月弄完。”钼的话匣子突然打开,“我把Atkins的无机化学翻了一遍,找了几个有趣的方程式当第一题,反正也不算太难,刚好能当练习……”

莫云只是暗自掐了一下手指头,今天都28号了,六月也没剩几天了吧?某个助教还说过,命一套题要花他一个月时间……

不过当看到钼在课前争分夺秒,在iPad上捣鼓着CBD(Chemistry By Design,一个有机合成路线的数据库),试图从将近三千条路线中找到合适的素材时,他觉得给钼三天都算多的了……

钼不时切换到浏览器看原文献,还对着那一长串路线评头论足,“啧啧啧,这太难了,我看是不行了。”

莫云把头凑过去,只看到令他眼花缭乱的英文文献。跟平时英语考试的C篇完全不同,这些“阅读材料”充斥着专业词汇,还没有对生词进行中文注释。钼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滑动着,用手写笔在PDF上注释,甚至那些英文系统命名都被她画成了结构式。

要不是这些动作,哪怕钼是在凭借自己的英语水平硬啃生肉,莫云也会以为她在装模作样。毕竟看不懂英语阅读题,也是可以一目十行地浏览的。

钼终于翻译好了这篇文献,连着自己的注释一起发给莫云:“看一下,有没有超出他们现在知识水平的反应?”

PDF上当然没办法进行逐字逐句的翻译,但好理解了不少。至少莫云在面对这篇paper时,除了画出来的结构式以外,还能看出一些别的东西。

“这个scheme 2上的路线怎么没有标条件?”莫云读了一会,还是卡住了。

钼干笑了一声,“这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老东西,当时有些author不像今天这样,把反应条件写在箭头上。”她把半个身子探过来,替莫云翻了一页,指着她的一行字迹说:“这就是scheme 2上的反应条件,比如说这个11到12的反应,条件就在右下角,那个experiment的标题下面……”

女孩的发丝落到莫云的脖子上,有点痒痒的。莫云甚至能闻到她用的洗发水的味道,不是酒店提供的劣质表面活性剂,更像是海飞丝一类。

“明白了,”莫云点头,“这题用作有机合成挺不错的。”

钼似乎因这半个多小时没白白花掉而高兴:“那第十题就出好了!”

随即打开绘图软件,把文献上的路线重新画成大家都能理解的形式。“其实在这之前我还看到几篇更不错的,但是用上了过渡金属催化,有点超出他们的进度了。我总不能在CBD上掷骰子,觉得有意思就选来出题吧!”

凤梨和一众讲课的教练、助教有说有笑地走来。

莫云没接话,而是碰了碰她的手肘,示意她看看自己左手边。“要上课了。”他小声补充了一句。

几个人都坐在助教席上,打开surface或是iPad,只有凤梨拿上话筒走上了讲台。钼马上停了笔。

“各位,安静一下,我们准备上课了!现在我通知一件事儿,”凤梨声音一响,本来有点吵闹的教室马上安静下来,“大家来太原也都快一个月了,明天晚上,各位可以留下来自习,但是也可以出去走走!”

刚刚才勉强安静下来的教室立刻暴沸。大家开始热烈讨论晚上该去哪里玩,凤梨又吼了几句才又压了下去。

“那今晚就不命题了,我们一起去……”钼的声音似乎有些暧昧。

“去哪?‘我们’?是化万部这七个人吗?”莫云装傻。

钼歪着头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嗯…我对太原的情况也不是很熟呢,但是听他们说,汾河公园似乎不错?”

One Comment

  1. Avatar Jack Mo

    这章太可爱了,能让我笑着在床上打滚(bushi

    “早上阳光灿烂,当然起得早”这句话很有特色(

    “不是酒店提供的劣质表面活性剂”也真是有趣

    结尾这里分章分得十分让人期待啊(虽然马上就能看到下一章)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