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on:

8.1 后处理(1)

棕色细口瓶已被装进橱柜,实验室里的空气仍有些刺鼻:氨水的气味还未散去。酒精灯的火焰跳动着,舔舐着铁甲上的石棉网。虾眼大小的气泡缓缓上浮,温度计的水银柱也在逐渐升高。玻璃棒轻轻撞上烧杯壁,葡萄糖颗粒旋转着溶解。松开指尖,移液管中透明的界限迅速滑落。西林瓶中腾起黑色的浓雾,不多时银色的镜面便沉积在瓶壁上。

莫云放下移液管,用镊子取出这枚银镜。镜中那个扭曲的映像也照做了。水浴装置中的其他瓶子开始泛出银白的光泽。他摘下乳胶手套,随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摸出两个同样规格的西林瓶——都在内层镀了银,一并放在桌上对比起来。

“你小子品控还挺严格嘛!怎么样,成功了没有?”苏晟楷背着书包,也凑近来看。莫云皱着眉头又盯了一会。

“勉勉强强。跟我以前这些比,成色差一些。可能是温度没控制好,下次换水浴锅……”

“苏晟楷!你背着包在实验区晃来晃去,是想拆迁吗?!”方莹径直过来把他拽开。

“哎,哎,这不是快收工了么。别扯啦,包里面都是宣传册。刚去生科所那儿拿的。”苏晟楷赶紧护着书包窜到实验室后边,从里面倒出一堆传单来。接着便是社长声情并茂的朗读声:

    想送你骤雨初歇的彩虹,
    想送你云销雨霁的初霞,
    想送你碧水天蓝的海洋,
    也想送你一个五彩斑斓的梦境。
    斜阳余晖,星辰皓月,
    苦于习题试卷之间,
    我们把世界装进瓶中,
    送到你的手中,
    让你做我的全世界。

“好家伙,把宣传册写成诗集了。文案谁负责的?”

实验室里一阵叫好声。宣传部长满脸通红,肯定不是天气太热的缘故。社长于是继续念:

    或似叶尖露晶莹无暇,
    或似空中星璀璨夺目,
    或似你双眸深邃纯情,
    世间万物,璀璨成晶。

—— 单晶

    一瓶晶雨,
    是星空做了一场梦,
    在梦里,
    和你相逢。

—— 晶雨

满树繁花,粲然怒放,
如果不能给你一个世界,
也能为你留住一个开满樱花的春天

—— 晶体樱花树

数十种文创产品配以精美插图和充满浪漫色彩的现代诗文案,社团高层们对这一版宣传册很是满意。莫云还没见识过元旦通宵活动的盛况,但这段时间两个社团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看来规模不小:课后总有二三十人在实验室呆着。就连这周五下午放学后的时间,也利用上了。部分“畅销商品”,还要组织人手进行流水线式生产。

他翻到最后一页,差点笑出声:

    噢,朋友!

    你还在为老师手中那个镀银试管而苦苦哀求吗?你还在为学校硝酸银浓度不足银镜质量不高而焦头烂额吗?你还在为试管不好保存打碎而心碎难过吗?

    噢,化晶社斥巨资打造完美无缺的银镜!

    同学们从此以后腰不酸了,头不痛了,发不脱了,考试成绩好了,老师爸妈开心了。你,还在等待什么!

    (好吧由于“巨资”有限,银镜售完为止谢谢大家支持啊哈)

相比于其他花里胡哨的玩意,镀上金属层的西林瓶没有更多的特征:它们只是忠实地反映着外界,却似乎更符合同学们的审美。据社长说,去年开没开售,银镜就被预定得差不多了。

这一批银镜虽然成色稍差,还是比起实验课上的镀银试管要好的。就是文案有些……词不达意。

8.2 后处理(2)

今天收工时间确实要比往日要早不少。大伙都是单休,没必要和宝贵的休息时间过不去。莫云清洗完仪器,实验室里已经没几个人。

难得天气不错。校道上排起了长队,都是拎着大包小包准备归家的学子,在等待过门禁。他眯起眼向西眺望,校门之外是咸蛋黄一般的落日,刚好挂在某栋居民楼的屋顶上。下边的街道早已堵得水泄不通。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大半年时间没有像这样认真看过晚霞了。期间的月考、段考、暑假、中考,似乎都已成为遥远的过去。莫云有些晕乎乎的。他不急于出校门——实话说也无处可去,竟有种加入眼前这队伍的冲动。

“还没走吗?”身后啪嗒一声,社长锁上了实验室大门。

“我外地生,周末都是留校的。”莫云解释说,“待会六点半还有课,就不出门了。”

“待会要上课?竞赛生挺辛苦啊。”社长感叹着,“教练来上课还是自习?我记得敦品中学的竞赛课只安排在周二、四、六来着。”

“其实是上网课。罗总搞了个什么无机化学提前学习小组,让一些学有余力的同学来听。”

“讲的什么?”

“都是无机化学,但是比罗总深入很多。我有些听不太懂,还是要去问杨牧辉他们。这次是最后一节课了。”

“那也挺厉害。”社长表示肯定,“我有个哥们,同样是搞化竞——对,就是那个化万部现在的负责人。他自学能力挺强,跟你们差不多,天天翘课还能考得很高分。明年他就要冲击省队了。哦,关于竞赛,你有什么目标或者计划吗?”

社长显然是随口一问。莫云犹豫了一阵,“现在说这个有些为时过早。我能不能去竞赛班,还难说。”

“上次测试的卷子已经改完了,这二十位同学表现不错,看得出来在竞赛上下了不少功夫。下学期进竞赛班完全没问题。”罗总开始分发答卷,“方莹、杨牧辉、郑长帆……欧阳心羽、黄稳、莫云、苏晟楷。”

莫云悄悄计算着排名,听到自己名字时候,手里捏了一把汗。他接过卷子,回过头去。钼已经回到座位上,浅浅笑着,朝他点点头。

不知怎么,他总觉得女孩的微笑有别的意味:谁说你不适合学科竞赛了?

“其他同学也不要灰心丧气。分班不是只看这次的成绩,平时月考排名同样重要。后面机会多着呢。”教练试图给大家打气,但似乎效果不佳。

道谢是必须的。“多亏了你给的资料。很多题型和这次测试差不多,跟高中的题目区别很大。这些题是你自己出的吗?”

“没有。题目来源主要是网络上的公开资料,仔细找找,总会有的。然后我让林晴帮忙整理了一下,打印的时候多了一份。”似乎只是举手之劳,钼的钢笔在她的指尖转动着。“不像那些能出卷子的前辈。以我的水平,独立命题还早着呢。但能够帮上忙,我也……很开心。”

教练终于将试卷分发完毕。“好!那我们开始——对了,还有些事情要说。首先,这次没考好也没关系,千万不要因此不来上课了。”

底下一阵笑声。“第二,我打算让大家参加明年九月的初赛——如果各位能坚持到那时候的话。”

笑声转变为窃窃私语,进而演变为大声讨论。罗总吊胃口的技术炉火纯青:毕竟在此之前,敦品中学化竞生的培养方案从来都是准备两年、高三参加初赛。省内其他学校也基本如此。

若是选择高二参赛,难度将会成倍提高。不仅需要在一年内学习大量专业知识,还要和多学一年的前辈们同台竞技。考虑到退役后回归高考,还需尽量跟上文化课的进度。除了少数天赋型选手,大部分竞赛生很难同时做到这些。

莫云茫然地看向钼,后者似乎也不能确定教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能只去试一试,至于拿奖,最多省二省三。”

罗总背着手在讲台上走了两圈,待下面讨论稍微平息,才接着讲:“当然了,各位基础稍差,比不过学长学姐很正常。我的期望也不高,你们当中应该有一两个能拿省一的吧!其他同学也能利用国初检验自己,初赛之后,是去是留,大家心里都有数。这个方案,在外省的强校中已经很常见了。

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高二拿省一,这不是半只脚进省队了么。”前座的男生嘟囔道。

他斟酌了一会。罗总提出的方案非常诱人,能冲击省一自然很好,光是“及时止损”这一条,就比原来按部就班准备两年要强。之前在化晶也听学长说,有前辈就是因为没能及时看清自身水平,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省一。省一也不错啦!能拿自招的降分。”莫云不想显得过分张扬,说进省队争金夺银似乎有些好高骛远;妄自菲薄同样不是好主意。

“挺务实的目标。”这似乎并非社长想听到的答案,“不过竞赛这东西谁说得准呢?祝你取得理想的成绩吧!”

话里有话啊……莫云咂咂嘴,推开了化学实验室1的后门。

8.3 后处理(3)

参加这个提前学习小组的同学,莫云基本上都混了个脸熟。无非是罗总之前点名表扬、在测试中表现较好的那些。紫铜肤色的高个儿叫黄稳,笑眯眯的憨厚男生是郑长帆,云杉看上去略显稚嫩(后面莫云才知道,他差不多比大伙小一岁),几位老熟人则无需多讲。其余的陌生同学,就连钼都不熟悉;在校道上碰见,最多是相互点头致意2。

十四班的学生并不占多数。据钼说,原来还有另外两个同班的男生,段考后没多久便退出了。

课程的难度比较高,倒也怪不得他们,莫云心想。给他们上直播课的教练拿过当年的决赛金牌,入选国家集训队,后从P大本科毕业,任职于某知名教培机构——水平不知比某个二级教师高到哪里去了!后者受自身能力局限,针对疑难知识点的讲解明显少很多。

这样的课程,一旦听懂了,就会有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之感。但在大部分时间里,学习小组的成员们能做的只有埋头苦干。远程授课的固有缺陷摆在那儿,讲师可没法马上到你面前答疑解惑。若是有什么地方跟不上,听后面的内容就非常吃力。

“既然听不明白,浪费周末时间来这里折磨自己做甚?”很多人抱着这种想法离开了周五晚上的化一,离开了周末的阶梯教室。说来惭愧,莫云自己也翘过几回,特别是前段时间,他迷失在月考挂科这一小挫折中,对竞赛的信心也动摇了。

他还是回来了。谁叫罗总把他归为“学有余力”的一类呢?

相比之下,苏晟楷看上去更偏好类似的“自主学习”时间,较为宽松的课堂环境是交流心得体会和八卦新闻的绝佳场合。偶尔连罗总都会来凑热闹,比如不久前的化竞决赛结束后,他马不停蹄从长春赶回绿城,一下飞机就来到正在上课的化一。

决赛的结果早就满天飞,大家已经知道了。敦品中学化竞组这次没有金牌进账,在校内备受瞩目的夺金热门、化晶社的前任社长L同学因发挥失常,只获得了三等奖,签约W大。可能是很不甘心,教练决定将这次失利描述得更耻辱一些。

“嗐!L同学本来实力挺强的,连P大的教授都认为他有能力拿金牌。没想到,我们刚到长春,他就因为水土不服,生病了。比赛前他吃了感冒药,你们都知道,吃完感冒药容易犯困。诶哟——这不吃不要紧,吃了药能困到什么地步呢?他直接在笔试考场上睡着了……”

莫云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去,云杉正在惟妙惟肖地给苏晟楷复现当时的情景。不细听,还以为是罗总本人。

已经下课了。这次是学习小组的最后一节课,怪可惜的。其他组员陆续离开了实验室,他也没有久留的意愿。课前在化晶社那边干活,错过了晚饭时间,而周五晚上的食堂也不会供应夜宵。肚子大声抗议着,敦促莫云出门觅食。

他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转悠。校内小卖部这个点不开门,校外的快餐店都打烊了。莫云还是初来乍到,对周围环境并不熟悉,最后抱着“等有空了一定把绿城逛一遍”的想法和两桶泡面回来。

他再次经过科艺楼。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化一还亮着灯。出于好奇,莫云轻轻推开实验室虚掩着的后门。里面并非空无一人,钼正坐在多媒体讲台前,投影仪将刚才网课的课件放映在屏幕上——机构的教练似乎认为这些内容很基础,便一笔带过了。

少女专注于课件的内容,不时做着笔记。莫云不想打扰她,打算悄声离开。

“镭,你过来一下,这道题有问题吧……嗯?”

钼抬起头来,将挡住视线的刘海撩到耳后。“是你呀。落东西了吗?”她很快推翻了这个猜测,笑着摇摇头:“你也在第一排,我看着你收拾干净了的。”

“我才从校外回来,发现这边还亮着灯。呃,就来看看。你是在补笔记吧。”

“当然了。教练讲太快,就只能边看回放边补课咯。刚刚还和他们讨论来着。”

莫云的目光不自觉地向白板漂移。“每周都是这样?”

“大概吧。”钼继续忙于课后复习。“参加这个提前学习小组以后,听不懂的就多啦。有时候就跑去机房看课件、看回放。不过今天周五,林晴说什么也不肯给我钥匙,只能在这将就一下……扯远了,你能过来看看这道例题吗?”

讨论自然没有结果。莫云的水平稍差,除了提供一些基础的思路外,没有更好的解法了。反倒是肚子在强烈要求他解决那两桶泡面。少女却还在琢磨着网课的课件,以期找到别的途径。他局促地等在原地,所幸小灵通善解人意,这时候响铃替他解了围。

“抱歉,接个电话!”莫云匆忙逃离现场。

教学楼下接了热水,莫云端着泡面,在科艺楼对面的校友亭坐下。现在他有时间回拨电话了。

“喂?儿子,吃饭没有?”

“吃了。现在吃夜宵。”他扯谎。

今天事情多,莫云几乎忘了这回事:每周在约定的时间和家里通话。不管怎样,家人的声音让他心情平复下来。

“吃饱了吧?饮食作息要规律。少吃点外卖和泡面,对身体不好……绿城天气冷不冷?要不要多寄点衣服过去?”

寒暄过后,电话两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爸妈没为这每周例行的通话准备什么话题,莫云也已经不是那个刚入学时看啥都新鲜的小朋友。像每个出门在外的游子一样,他习惯了报喜不报忧,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撒一点自认为是善意的谎言。

五分钟前在化一的差劲表现除外。

“最近忙吗?学习压力大不大?”

“还算正常。也就是今天事情比较多,先在实验室给社团打工,然后去上竞赛课。现在才闲下来给你们回电话。这次月考有些小退步,不过问题不大……”

“莫云,我们做父母的,本来不想太过干涉你。可是你下课之后总是忙忙碌碌,我们也不清楚你在忙些什么。月考情况并不乐观啊,物理挂了科,思政和历史也就刚好及格。你们物理老师前两天还联系我,说莫云在段考拿了满分,这次怎么就挂科了呢?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多花点时间在学习上,有问题多和老师沟通交流。”

“这次出题难,我状态又不好。段考那会不一样,题目简单,全年级一堆满分的。”他试图辩解,“而且,竞赛不能说跟学习完全无关吧。又不是打游戏或者早恋……”

最后还是没能达成什么共识。母亲好像对学科竞赛还有疑虑,“竞赛这种东西,你也说了很难。可能还是适合那些聪明人去搞。我们老了,也不懂你是什么情况,只是希望你能脚踏实地,别太贪图走捷径。”

莫云表示理解,也再三保证自己会多匀时间去学习,平衡好高考和竞赛。挂断电话,他端起泡面碗,腾起的热气模糊了他的视野。

“不是去接电话吗?怎么在这里吃起泡面来了……慢点,别呛着了。”

“还没吃晚饭。”莫云大口灌下面汤。调味包放的太多了,又苦又咸。“笔记补完了吧!”

“是。电源门窗都关好了。大晚上的一个人坐在这,挺奇怪的。我‘顺便’来看一下。”钼回答道,“你有几次课没来,回放我拷进U盘里面了,有空可以去机房看看。有需要的话,笔记也可以借给你。”

“啊,好的,谢谢。”莫云机械地接过U盘,他觉得自己的舌头一定是被烫麻了。

5 Comments

  1. Avatar Jack Mo

    %注释大草

    “镭,你过来一下”的互动真有趣(

    钼看上去就很像内心很强的人,如果是我的话,遇到这样的困境,再偶然得到钼的关心,估计会变得很依赖她(什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