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on:

4.1 招新考试其四

讲评开始前,莫云和云杉草草把教室收拾了一下,腾出两排空位。应今天的主讲要求,平日放下的窗帘难得被拉开,初夏午后的阳光照进教室,燥热被挡在外面。方才清扫扬起的灰尘还在空气中飘荡,形成透亮的光柱。

G101前两排座位都坐上了新面孔——考试的形式果然会劝退不少同学,莫云干脆让柳橙把剩下的卷子都发了出去。回收上来的答卷虽然只有考试当晚的五份,周末却有不少人来听讲评。

“我们来看这道配合物的题,它考察了晶体场理论的应用,非常基础。只需要判断一下……”

后排听讲的柳橙突然起身上前,在钼耳边说了什么。

“诶?高一的化竞还没讲到这部分内容?”钼很无奈,只能放下讲义,重头开始讲。

“假设在$d$轨道周围不是太远的地方有一个球壳,均匀地带负电,和这个$d$电子云排斥。$d$电子的能量会怎样?肯定是由于静电排斥,势能均匀升高。换成点电荷又不同了……”

白板上的五个简并$d$轨道也随着她的讲解而分裂重组,四面体、八面体、正方形、三角形、三角双锥、立方体……解释着配合物的不同构型。

高一的同学们也赶紧跟上做笔记。

理想情况下应当如此,可实际偏差有点大:只有那位高一的凌素按时到场;柳橙说好要来,今天居然睡过头了,和他同班的朋友因此放了鸽子;其余拿了试卷的同学压根没有半点反应,似乎对答案完全没有兴趣。

看来是白忙活一场。莫云皱着眉头,打算再联系柳橙;钼却突然站起身,把自己桌上的讲义揉成一团废纸,顺手扔进垃圾桶。

“时间到了,”她站上讲台,笑容带着初夏午后的阳光:“那我们开始咯!”

3.2 通知是等通知

听众不多,钼的态度却并无半点懈怠。得知高一化竞还没讲配合物,她干脆把唯一的“学生”拉上讲台,从头介绍了一遍配合物结构理论。

“假设这有六个点电荷,每根坐标轴上都有两个,构成的这个正八面体场,是不均匀的电场。相应地会对五个不同取向的d轨道产生不同的影响。”她在白板一边画了5个轮廓图,分别代表五个取向。“$x^2-y^2$和$z^2$,它们都沿着坐标轴分布,嗯,受到的排斥最强,是吧?”台下都在点头,钼便继续讲:“所以它们的能量上升更多——注意,这个过程中应当看作能量不变的变化,因此剩下三个轨道的能量必定降低——”

白板上的五个简并轨道中,有两条能量上升,三条能量下降。“它们的总能量差,叫八面体场分裂能$\Delta_o$,o代表八面体,然后我们就可以根据升高的总能量等于降低的总能量,算出每个轨道相对于球形场的能量变化,比如升高的这两个:现在简并成$e_g$轨道了——e表示二重简并,t表示三重简并,g表示波相中心对称——每一个$e_g$都升高了零点六个八面体场分裂能;剩下的简并成$t_{2g}$,它们每个降低零点四个分裂能。

“从结构化学基础上能查到很多配合物的分裂能,以波数表示,用波的相关知识就可以知道,波数越高,分裂能越大,电子填入$t_{2g}$轨道中降低的能量越多。每当有电子填入一个未占用的$t_{2g}$,能量降低零点四个分裂能;填入一个未占用的$e_{2g}$,升高的能量就是零点六个分裂能。电子成对时要升高一个电子成对能$P$,这些能量变化之和就是晶体场稳定化能,在配位场理论中就叫配位场稳定化能。”

……

“正如同物化计算不可避免涉及微积分工具,分子生物学离不开有机化学,各个基础学科之间的联系是紧密的。仅仅依靠化竞所要求的化学知识不可能学好化竞,这样可能拿省一、省队,却很难拿到金牌、集训队,原因就是没有多学科交叉、多角度解决问题的能力……”

“这是讲的哪一题?扩展了这么多内容。”

“反正还没到有机部分。”莫云倚在门边,“气势跟某个教练不相上下啊,讲课也很活泼生动,还有……”

“总之效果很好嘛!但是我们工作没做到位——基本上就是按照往年的模式来招新。去年效果不错,今年怎么搞成这副样子?”

“还有其他因素嘛,政策变化对高一的积极性打击很大。”莫云干笑两声,“部长你想,刚取消自主招生那会儿,连我都想退役,更不用说他们。要不是成绩不错,罗总留我下来参加春季联赛,现在我应该在上文化课了。”

“不只是政策的问题好吧!”钐有些激动,“政策再怎么调整,也还是有人坚持下来。可你看看他们的答卷,就没几道题做得对,这还是基础内容,稍微有点难度直接留空了。这像是认真学过竞赛的?不会写就算了,答案都不想要!”

“小声点,还有个态度好的呢——部长你冷静下。还有时间,我们还可以组织一次招新。”

沉默了一会,莫云又开口:“对了,你不是说程钰找我们有事,马上要过来吗?为啥要在外面等,她又不是认不得路。”

“不还是工作没做到位嘛,”云杉说,“有啥事在外面说完就好啦,免得挨骂。”

“嗯?为啥要骂人——你们在外面站着干嘛,不进去吹空调吗?”

云杉的表情立刻刷新:“程学姐下午好!”不过为时已晚,程钰已经推开教室前门了。刚刚只顾聊天,居然没注意到她。

钼的讲评应声中断。学姐四下望望,很快反应过来:“原来在讲评卷子。真是抱歉,打扰到各位了。请各位喝水!”

柳橙随即吭哧吭哧地把一箱饮料搬进来,后面还跟着他的朋友——应该就是没能按时到场的那几位。衔接意外地很流畅,估计是前辈路上撞见这群小朋友,顺便抓了柳橙来当苦力。

“没必要客气,不要浪费啊!”言毕,程钰握着一张饭卡潇洒地挥挥手,把门关上。“我还以为你们被罗总骂了,现在挨罚站呢。”

云杉似乎还在组织语言,钼的声音于是又从门缝里透出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她是化晶社的创始人程钰前辈。这段时间滞留在绿城,平时也会来给我们讲课答疑。”

“罗总最近不是出差嘛!他怎么会来骂人。”莫云故作轻松,“就是出来讨论社团的事而已。”

“哦——是招新不顺利吧?看得出来。”

云杉这次抢了先:“呃,这个,我们准备再试一试。过两周就会有新的题目……”

“没事,不着急。过两周你们不一定还在绿城呢——现在要说正事了。”程钰似乎并不在意,“罗总刚刚出差回来,让我通知你们:C机构的培训应该能正常进行,时间地点待定,等下一步通知。”

4.3 出发(1)

钼还剩最后一道题没讲完,热得满头冒汗的程钰便忍不住推门进来,找了个角落坐下,随手拿起一份试题开始翻阅。

“难度设置还算合理,考察的知识点比较全面,题型的创新……”

“学姐,那是我们高二参加联赛用的卷子!”莫云小声提醒。

云杉更小声地嘀咕:“这一次X机构联考比上次难太多了。”

程钰这才注意到标题,“还真是。你们在讲的是这一份题吧?”她又翻看了下招新卷子,“这种难度没必要给他们讲评了吧!虽然讲得……还挺不错的。”

恰好钼讲评完毕,于是程钰也把培训的消息跟她讲了。

“通知是等通知?”钼歪着脑袋。

学姐也很无奈:“没办法啊!这种通知我都看腻了,还是没能返校。眼看就要本科毕业,答辩的形式都不知道呢。”

莫云暗自叹了口气。年初突然爆发的疫情,确确实实影响了每一个人。如同猛烈的风暴将船只吹离航线,前方充满了各种不确定因素。对于学科竞赛来说则更为艰难:处于政策的转变期,疫情防控又严格限制聚集性活动,相关培训和比赛随时可能推迟甚至取消。

教室里安静下来,只剩高一的同学在低声讨论什么——似乎还是和面前这位漂亮且优秀的前辈有关。“这种没底的东西聊起来也没意思,要不还是聊聊招新的问题吧!”云杉突然说。

“有道理,”程钰扭头看着那些新面孔,“我觉得吧,既然我们都是地下社团了,也就没必要太拘泥于规则。其实不一定非得考试合格通过,才能进入化万部啦。”

“哎呀,我还打算再办一次考试来着。”

莫云表示反对:“那还不如老老实实学习其他正经社团:画PPT、拍宣传片,然后跑到招新一条街上发小广告。”

“有道理,但是宣传片拍什么好呢?”云杉思索片刻。

“拥有多年历史的化万部,因为入部新人减少面临倒闭危机!为了拯救社团,化万部的同学们决定出道成为学园偶像——之类的?”

“你脑子里面都是什么怪点子啊……”

“挺不错的点子,就是不太适合竞赛生。”钼居然开始评估起可行性。

程钰也乐了:“地下社团改成地下偶像可还行。”气氛轻松不少,有关疫情和竞赛的沉重话题暂时抛到脑后。

也只是暂时而已。前门“砰”地一声被推开,罗总带着黑眼圈进来,声音却挺激动的:“嗨呀,总算等到C机构正式发培训通知啦!”

Share this post on:

One Comment

  1. Avatar Jack Mo

    看到“点电荷又不同了”,想想“诶点电荷和球壳不同吗”,再想想我的电学已经全忘了(悲)

    “难度设置还算合理,考察的知识点比较全面,题型的创新……”程学姐怎么随口就是试题评价啊(

    程学姐的名言“大学生的气质与高中生有很大不同”是出自这章吗(什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